苍臻

愿你能吃糖也会要糖,能独立战斗也有人依靠,会照顾他人也善待自己,能换位思考也坚持内心。

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够在一起却又无法分离——Envy

妒忌是人的天性。
关键看你妒忌的是谁。

妒忌对手,是好事,你会进步。
妒忌爱你的人,是坏事,你会内疚。
妒忌你爱的人,是蠢事,你会痛苦不堪。


于峰爱慕着黄少天,像天底下每一个暗恋中的傻子一样,每当外界质疑或者过度赞美黄少天,他都会第一个站出来,代替他去回击。


当黄少天痛苦,于峰都感同身受,甚至更痛苦。

当黄少天快乐,于峰却……并不快乐。

从最开始,从进入蓝雨的第一天,于峰就在妒忌黄少天。
妒忌他的天才;妒忌他的勤奋;妒忌他和喻文州的爱情;妒忌他在荣耀,甚至全联盟的万众瞩目——即使是他们一起拿到的第六赛季的冠军,但那在粉丝的眼中重要性甚至不及黄少天的一句垃圾话。


如果黄少天不是他爱慕的对象,那他就可以妒忌得心安理得,挖苦鄙视或者不屑。


但他是。


于峰从未因为黄少天而快乐。

但却时常因为黄少天而难过。

过去是,现在是。

将来,也不会有什么改变。


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够在一起却又无法分离——Sloth

勤奋的人追着朝阳奔跑。
懒惰的人等着月上中天。

卢瀚文想,只要自己跑得够快,追得到夕阳落山的脚步,就一定赶得及,跟刘小别一起,迎接月亮。

卢瀚文从不掩饰对刘小别的喜欢,喜欢到追逐着他的日程,除了平时的队内训练外卢瀚文都跟刘小别腻在一起,也不管他的身边是不是还有微草全队。


卢瀚文记得自己听从微草出来的训练生说过:看过刘小别的剑客,不懂游戏的人会爱上荣耀,懂得荣耀的人会爱上刘小别。那个时候,他们是同一联盟里的两个剑客天才。从那时起,卢瀚文就决定追着刘小别跑了。


可是,刘小别知道自己在追逐着他吗?


刘小别知道卢瀚文在追逐着他吗?


也许知道,也许不知道。
这很重要吗?


一点也不。
刘小别懒懒地想。


刘小别很懒,谁喜欢自己?自己喜欢谁?谁是职业目标?明天和谁训练?这些从来都不是他思考的范围。

他没有思考过,身边不也一样一直有人在吗?


在他还不知道电子竞技所需要战术的时候,他已经知道怎么利用手速打败对方。那是与生俱来的感觉,不用教的。
教也教不会。

在他还不知道赢得比赛要做什么时,他已经在和同辈们的比赛中不停的赢了。那是与生俱来的才能,不用教的。
教也教不会。


所以其实,刘小别并不是懒惰,他只是没有机会,养成勤奋的习惯。

所以当他看着卢瀚文——那个奇怪而有趣的小子,围着他身边跑来跑去,跑来跑去,他偶尔也会奇怪,他到底在跑什么?

但是管他呢?这很重要吗?

一点也不。
刘小别懒懒地想。

应该与自己无关吧。
既然他从来也没对自己说起过。

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够在一起却又无法分离——Wrath

吵架偶尔会加深感情。但更多的时候,吵架会伤害感情。


唐昊知道自己从小就脾气暴躁,但他从未想要与邹远吵架。打从他确认自己喜欢邹远开始,他就发誓,他们两个要好好儿地过,好好儿地相爱和生活。

但事情总是无法如意。

无论他下多大的决心,邹远总有办法将他激怒。


直到两人合住的寝室再一次被搅的乱七八糟之后,唐昊再笨,也终于明白了——邹远是故意的。

他是故意想各种办法来激怒自己,跟自己吵架。


于是,那之后,他们再也不吵了。

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,是用幸福和快乐来加深自己的安全感。但也有极少数的人,是用伤痕。


比如说邹远。


邹远对待周围的重重压力的态度,是心平气和的,甚至逆来顺受的。对待周围的朋友,是友善的,甚至迁就的。唯独对待最亲的人,是任性的,甚至是残酷的。

因为他失去过太多。
所以他总是不能确定,是否还拥有眼前这一个。

每当新的一天来到,他都不知道唐昊是不是仍然爱他,他想要知道,他必须知道。于是他折磨他,刺痛他,直到他暴跳如雷,才从他暴怒的反应中看到自己在他心中仍然深刻的影子,才放下心来。

直到他再也不愤怒。
直到他什么都看不到。

开个脑洞,记录一下

黄昏,叶修一个人站在训练室的窗口,夕阳把他的影子打得好长好长,满满的都是孤独。

他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在这里,跟着嘉世从一个网吧战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地位。他从来没想过离开,他曾经以为,自己是不可能离开的,但是现在,他已经不相信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很多朋友,来来走走。

回想起来,其实从一开始的欢声笑语,就注定了最后,只剩下他一个人,在这里。

叶修走出训练室的时候,夕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,天色昏暗,却没全黑。

走廊里关着灯所以他有些看不清楚,对面走过来的,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身影,是谁。

“阿修,我回来了。”

叶修不能判断这是他的第几百个相同的梦境。

但他还是扑了过去。